您的位置: 动漫论社 > 格言

军旅小说/一路走过(25)

2019-09-10来源:动漫论社

抱歉:上一篇主标题后的(25)应为(24),

特此更正


如关注军旅小说《一路走过》劳您点击上方“清风店纪事”蓝色小字



第二十五章  反常的李虹

 

徐子奇拿过来三个玻璃杯,熟练地打开了一瓶五粮液,随即,整个房间酒香四溢。

小时候,秋石的家是一个大四合院的两大间平房,一次父亲拿出一瓶五粮液,打开瓶盖不久,隔壁邻居王伯伯就出现在门口,乐呵呵地说:“就说有人在喝五粮液嘛,我在家里都闻到五粮液的味道了。”秋石的父亲请王伯伯坐下一起喝,秋石倚在桌旁看两个大人喝酒,还好奇地问道:“王伯伯,这酒真有那么香?”

看到五粮液,唤起了秋石心中的童年记忆;他自当兵开始喝白酒以来,还从未尝过这名酒的滋味;今天,他终于也闻到了五粮液的香味。

一瓶酒一分为三,徐子奇把一整瓶酒平均倒进三个杯子,徐子奇、姜明生和秋石三个男人一人一杯。这时,李虹看了过来:“怎么,就你们三个男人喝?”

覃冰早就注意到了,平时活泼爽朗的李虹今天有些沉默寡言,听李虹这话的意思,赶紧又取出一个杯子,又拿起秋石面前盛满酒的杯子,给李虹分出小半杯。

秋石侧身看着李虹,也发现她和以前有些不一样,虽然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,但话很少。她没戴军帽,露出一头乌黑的短发,鹅蛋俏脸上挂着些许红晕,眼眸迷人,琼鼻秀美,眉宇间似乎透着一丝淡淡的忧思;近距离观察李虹,秋石才发现她的五官竟然长得如此精致。

秋石举起杯子,示意李虹端杯后和她碰了碰,又朝姜明生、徐子奇举了举,大家都喝了一口酒。确实是好酒,入口极为爽顺甘香,没有一般白酒辛辣难咽的感觉。

徐子奇和李虹是第一次见面,刚才在医院门口,秋石为李虹首先介绍了姜明生,然后又让她和徐子奇相互认识。不知为什么,李虹与姜明生握手时神态都很正常,唯独和徐子奇握手时,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赶紧松开手羞涩地转身,跑去挽着覃冰的胳膊朝前走;这一奇怪举动,倒弄得徐子奇一脑门子莫名其妙,他只得“嘿嘿”一笑。

现在,李虹主动要酒,而一口酒下去,本来脸上就有些许红晕的李虹面若桃花,徐子奇不由多看了她几眼,不禁有些怦然心动;但毕竟刚认识不久,盯住一个姑娘瞅算啥,于是他赶紧转身举起杯,和秋石徐子奇猛灌了两口酒。

李虹比覃冰大半岁多,她是湖南益阳人,家乡在洞庭湖南岸。俗话说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益阳出美女,这在历史上有流传。解放后,据地质部门检测发现,流经益阳的桃花江,其水所含的矿物质都超过了普通的水,特别是其中含有氡的矿泉,它能消退女性皮肤褐斑,使皮肤白蜥细腻,色若桃花。看李虹这模样,那传说可真是不假。

徐子奇长得敦实平和,中等个子,可能由于有少林寺五年习武的经历,加之军队高干家庭和特侦部队的熏陶,对事对人总显得自信满满,并有些许放荡不羁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放在眼里,脸上总挂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坏笑,给人一种水深莫测的神秘感。

今儿个和徐子奇认识,李虹的心田似乎被一阵清风灌入,徐子奇那微微上翘的嘴角,那淡淡的微笑,她怎么看都是那样熟悉,好像在与一位相识已久的人久别重逢一般,内心竟有一些莫名的激动和兴奋。

李虹的父母都是湖南某大学的教师,前些年文革兴起时也受到了学生的冲击,她有一个在省军区当副司令的舅舅,就是在她舅舅的关照下,她参军来到38军。她聪明伶俐,记忆力超强,学什么都很快,当兵第一年就成了军通信营的报务能手,当上了班长;而且射击成绩也稳稳地在通信营独占鳌头,被选拔到军射击队,并成为军区特等射手。她父母本来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重点大学的高材生。现实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的,文革让父母的愿望落了空,重点高校少了一名高材生,但军营却多了一朵绚丽的军中之花。

秋石还是在射击队的时候,就了解了李虹的成长历程,他十分钦佩出身书香门第的李虹。这个满腹经纶的小姐姐,无论是天文地理,还是数学物理,只要有战友问到的问题,她总能信口道出原理,给出答案;尤其是战友们之间有一种扑克玩法,用四张扑克上的数,看谁能用加减乘除首先算出24,每当四张牌丢到桌上,总是李虹第一秒就说出答案,谁也无法超越她,弄得其他人都想用头撞墙。秋石经常在心里为李虹没能上大学而惋惜……

“人生哪能多如意,万事只求半称心。”这是秋石在山西雁北的某个寺庙看到的一副对联,当时他正站在18岁的门槛上,有一种懵懵懂懂深沉,他还把这对联抄在了笔记本上。在文革那个时代,18岁的青年似乎总会有种淡淡的哀伤,淡淡的沉思,淡淡的迷茫……

三个男人加上李虹,很快一瓶酒就被消灭。徐子奇又打开了第二瓶,这一次是均分四杯。覃冰和林潇喝的是北京产的“北冰洋”汽水,她关心地问李虹:“虹虹,你还能喝吗?”李虹点点头:“没事儿,我酒量大着呢,秋石还不一定能喝过我呢!”

这顿午餐过程始终其乐融融,六个人都很尽兴。尤其是小林潇,结识了这么多的解放军哥哥姐姐,兴奋和喜悦都写在她那稚气而秀美的脸上;徐子奇一中午都在偷偷瞅李虹,脸上比平时多了一些肃静和认真的神态;而李虹过去那种大大咧咧的活泼少了许多,但除了徐子奇外,她和每一个人都可以轻快地交流,唯独和徐子奇没说几句话;秋石好像看出了徐子奇和李虹的非正常状态,但就他的小兄弟的角色和地位,似乎也说不出什么来,虽然在这之前,就他和每一个人都熟识;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覃冰,今天她是东道主,始终在真诚和热情地招呼每一个人,尤其是第一次请她很在意的石头师傅吃饭,恨不得把她能拿出的东西都拿出来。

酒喝完了,饭也吃饱了。酒足饭饱后,大家把姜明生和林潇送回了各自病房,秋石和徐子奇则要去乘火车返回清风店,覃冰和李虹在医院大门外与他们告别。

覃冰看了一眼秋石:“听说了吗?射击队四月开始集训,队员选拔还是吴教在负责。”这时,李虹接过话:“那天在军部礼堂看演出,我碰见吴教了,他说上次军区比武获得第一的四个人无需选拔,直接进队,其他再通过选拔挑选11名,队员名额一共15名,但最终参赛队员只有10名,开赛前淘汰5名。”

“哇,只有十个名额,压力挺大啊!”覃冰邹了邹眉。

“还早呢,现在操那么多心干什么。这段时间好好练一下基础,对了,子奇可曾经是我的师傅,有机会让他给咱们三个都点拨点拨。”秋石笑笑对她俩说。

李虹闻后,乌黑的眼里闪出一丝光芒,朝徐子奇看了一眼,又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来:“石头,春节假日我和冰冰到你们团来,练一天实弹,可以吗?”

秋石想了想:“那你们俩得想法把吴教也拉来,让他给我们团司令部打打招呼。”

覃冰接过话:“吴教那我去说,应该没问题。”

这时,徐子奇说话了:“实弹训练一天,这算啥事儿,两天都行,我都可以搞定!覃冰,李虹,春节时欢迎你们来清风店呵!”

李虹看着徐子奇,爽朗地笑了,那是一种发自心扉的笑……


对军旅小说《一路走过》最好的喜欢是:

多勉励、点“好看”、勤转发

本文由动漫论社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